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战争故事 > 正文

诱歼美机追记

作者:蓝网发布时间:2015-01-21分类:战争故事浏览:176评论:0


导读:1967年,越南地区的干季来的尤其早,10月初便已经是晴空万里,秋色宜人的景色了。这更是我援越工程兵军队工程施工的金子时节。可是,五大队304团在完成了安沛省花了7天时间路的工...

诱歼美机追记 1967年,越南地区的干季来的尤其早,10月初便已经是晴空万里,秋色宜人的景色了。这更是我援越工程兵军队工程施工的金子时节。可是,五大队304团在完成了安沛省花了7天时间路的工程施工,转换场地黄连山承修11号路时,却遭受来到凶险的状况……

美机逞凶 工程施工遇阻

工程施工军队入越至今,一直是在高射炮兵的保卫下开展工作。304团转换场地到黄连山后,正逢美国军队再度派兵封禁“胡志明小道”,企图完全断决越南地区的外籍球员。说白了“胡志明小道”,是世界各地运输援越物资供应的运输线,是一个包含铁路线、水道、道路和骡马运送的羊肠小道以内的巨大交通网络。“胡志明小道”若被断开。越南地区就将无依无靠,态势会越来越更为不容乐观。我援越炮兵所有添加了护卫“胡志明小道”的作战,工程施工军队只能自主防备,一面工程施工,一面反轰炸。

美国军队为阻碍工程施工,每日派遣六七批飞机场在黄连山地域空中回旋,找寻我工程施工军队的驻扎地和武器装备的储放部位。一旦发觉户外帐篷或别的建筑的印痕,起先狂轰乱炸,随后投下很多的燃烧瓶。连着山林一齐烧光。美国军队的宣传口号是“宁可炸错,绝不放过”!路面上就算有一个人或是一头牛、一只猪,美机要是发觉,都是会下击暴流出来,用火箭弹强烈负电子,直打得人、畜万劫不复才会离开,其粗暴暴虐骇人听闻。

刚转换场地到黄连山的五大队304团,几日时间就遭轰炸三十余次,被摧毁工程车辆3辆、柴油发动机4台。还一些工程施工器械被炸坏,工作人员、军马都是有死伤,损害十分惨痛。军队只能大白天隐秘在树林当中,夜里抹黑工程施工。但来到第二天,美机发觉新创建好的路面或公路桥梁,便马上丢下大量定时炸弹,炸得路坏桥断,304团的工程施工没办法开展。

怎么才能扛得住轰炸,确保工程进度?团党委就这个难题集结了全团连之上党员干部开会研究,由上而下出谋划策。有些人觉得:“工程兵工程施工,逢山开道,逢山开路,炮兵警示。对空战斗,各司其职。工程兵撸管都还没疑罪从无。再聊以我团现阶段这类‘小米加步枪’的武器装备。确实无法应付美国军队的‘上空优点’。”认为请示报告上级领导增编炮兵,以保证 工程进度。大敌当前,这一认为终究有点儿脱离实际。一营指导员姜志祥觉得,若不尽早解决现阶段这类被动挨打的局势,便是丢中国部队的脸!等着炮兵并不是方法,仅有集中化全团目前的武器,奠定几架美军战机,才可以变处于被动为积极。三营长郝以成明确提出:“战机在高处时中国军队隐秘,战机超低空飞行时中国军队迅速进攻,以我之长击敌之短。”这一战斗标准获得了大伙儿的赞成。团党委最终决策,选用轻重武器融合,高射机枪与班用通用机枪、轻机枪、半自动步枪构成交叉火力。网点埋伏战机,近身战狂打,让战机有来无回。支队党委准许了这一战略战术。

化妆诱敌 美机中计

8月15日,万里晴空。黄连山下,几名越南地区女性已经田里耕种。一个越南地区男人身背宝宝在田坎上放羊。在她们南边的大山下,一块两千余米宽的空旷地,北边是一片丛林。放羊的男人时常仰头望天,显而易见是在提防战机袭击。

早上10时左右,一架美机由北向南,不慌不忙地飞过来。放羊的男人一声唿哨,与种田的村妇一起躲进丛林。奸诈的战机装着哪些也没看见的模样,渐渐地掠过空旷地,翻过丛林的空中,再次向北飞去。待飞机场去后,群众们又摆脱丛林耕种放养。

三十分钟以后,北去的美机又掉过头来,擦着枝头,悄无声息地逼进空旷地,塞住了好多个农户逃到丛林的路面,驱使她们朝空旷地方位逃窜。凶狠的战机骄傲自满,超低空飞行,摆出一副鸟鹰扑雏鸡的模样。但令人费解的是,好多个越南人竟忽然消失了。战机还未转过神来,一阵聚集的枪支弹药向它迎面射来。猛然,战机汽车油箱中枪,点燃了熊熊烈火。负伤的美机充过两千余米宽的空旷地后,敌航空员拉起操作手柄,趁飞机场升高的一刹那跳出来了发动机舱。无法控制的战机托着细细长长烈火,坠落黄连山的幽谷。

好多个种田的“越南人”和三百余名中国军人忽然从地底“冒”了出去,呼喊着向敌航空员着陆的树林夹击以往。

它是304团精心策划的诱敌之计。她们让二营全体官兵穿上掩藏服,隐秘在空旷地上当晚挖好的防空壕内。副营长罗一夫背着麦草做的婴儿装成放牛郎;因越南地区小伙多不干农事,营里只能选择7名动作迅速雄健的年青战士职业,让她们戴着竹笠,穿上毛南族女性的高腰裤大裤脚服饰,遥远看去,真像一群身姿优美的越南姑娘。随后,她们有心赶到田里干活儿,当做鱼饵。当战机无所顾忌地超低空飞行,逼向“越南地区同乡”的情况下,数百支轻重武器顺向它看准。罗一夫与几名诱敌战士职业跳入防空壕后。连长一声令下,枪响骤起,二营一举成功。

悄悄地进攻 飞贼被捕

仓惶坠落的英国航空员好似丧家之犬。顾不得观查周边的声响,马上发报求助:“野狼,野狼,野山鸡遇难!野山鸡遇难!请援救!请援救!”“野狼搞清楚,野狼搞清楚,请告方向,请告方向!”“经度M3 0.75,北纬度F1-0.13。”

敌航空员学会放下发报机,才发觉数十支乌亮的抢口正对他。在天空无恶不作不可一世的英国航空员,一下子变成了软蛋。他扑通一声跪到在地,口中直叫“0K”,两手谨小慎微地抬起“十三国文本投降书”——它是美国防部为航空员统一制做的随身携带武器装备之一,上边用英、俄、德、法、中等水平13种文本写着航空员的军阶、名字和乞降內容,其中英文排到最前边,汉语排在第二,看起来十分显眼:“我是英国中校航空员奥尼·皮尔逊,如今我撤兵,请不要杀掉我,请给我饭吃……”一连教导员李歧山一把拿过“十三国文本投降书”,笑道:“当初北朝鲜竞技场上苦苦哀求的英国兵可没这玩意。这十明年美国佬撤兵也降出工作经验来啦,‘发展’还很大嘛!”战士职业们哄笑起來。指导员姜志祥高声指令:“各就各位,立刻实行第三套计划方案!”

依照事前的预测分析,二营诱敌,出其不意,很有可能出現三种結果,一是战机挫裂后,仓惶逃离,二是现场机毁人亡,作战告一段落,不完满,不尽人意。第三种状况对中国军队最有益,即机毁敌高空跳伞,等敌航空员发了援救传真后将其拘捕,用连环计击溃前去援救之敌。如今果真出現了第三种状况。皮尔逊一降落,便处在早就伏击在树林中的一营官兵的包围着和监控当中。皮尔逊刚发了传真,马上俯首就擒。因此,一营日夜奋战,单等援敌自投罗网。

围点打援 再歼敌机

一营进到作战部位一会儿时间,就见一架英国直升机在四架强击机的保卫下,向皮尔逊提醒的方向飞过来。当直升飞机降低到离路面150米长时,没看到皮尔逊的策应数据信号,却看到了林间持续挪动着枪管膛线的高射机枪和中队工作人员。敌航空员吓得大叫一声,猛拉操作手柄提高飞机飞行高度。指导员姜志祥眼看战机要逃。马上下发枪击指令,阵营过万弹连破,霎时间把直升机打个支离破碎。敌航空员赶不及高空跳伞,战机就在空中炸得破碎。

四架高处保卫的战机一见上当受骗,马上揿动电钮,霎时间数十枚定时炸弹向一营阵营倾泄而下,爆破声、树木乱倒声、枪响声成一片。强劲的气流冲得高射机枪螺旋式般转动起來,有的ADC披摔出很远,又拼了命爬回家,快速调节高射机枪的枪击方位。一块大弹簧片奔向教导员李歧山的腹腔,撞飞走了别在他腰部的霰弹枪,削断了牢固的裤带,教导员的腹腔被扯开一个窟窿,血流如注,肠道也没了出去。卫生员冲上去,一边为教导员捆扎,一边叫喊担架车提前准备。

扔完定时炸弹的战机刚开始调节方向和高宽比,提前准备下击暴流用火箭弹和机关炮进攻总体目标。中国军队官兵有的被定时炸弹震昏还未保持清醒。有的被刮起的土壤埋了起來,也有的被倒地的树木蜿蜒曲折地压在下面。爆破声停了,枪响也停了,看起来宁静的竞技场上氛围却十分焦虑不安。

卫生员用了4个急救箱才把教导员腹腔的创口塞住,不久捆扎结束,李教导员一跃而起,高声喊到:“起來呀!同志们,重机枪和自动步枪ADC构成排枪,高机ADC抓准方位,战机敢下击暴流,就一定把它揍出来!”说罢,操起一挺班用机枪,弓步一站:“狙击兵们,都站回来!”听见叫喊,战士职业们竞相拱出土丘,拉开压在的身上的树木,站到教导员身边,拿枪向天,构成一道强劲的火力网。右臂受伤的山东大汉路洪庭冲过来,费劲用双臂抬起通用机枪。卫生员不久捆扎完伤者,也冲上来,两手把握住路洪庭那挺通用机枪的三角架,高高的举过头上,把抢口冲着苍穹,李教导员称赞地址了点点头。

四架战机排列成“一”字型,趁着烟雾的保护,再度向一营阵营下击暴流回来,发送出一排排火箭炮。但浓烟遮挡了战机的视野,火箭炮射断掉一大片枝头,在一营阵营后边点燃了熊熊烈火。哒哒哒——一营的高射机枪大吼了,一排排穿甲燃烧弹剧烈地射向战机。咚咚咚——自动步枪、通用机枪也射出去了憎恨的炮弹。下击暴流回来的战机划过一营阵营后,又冲入了伏击在四周树林中的三营的有效射程,哒哒哒——咚咚咚——以逸待劳的三营射出去了更为强烈的枪支弹药。战机慌乱起來,分不清楚黄连山中究竟有多少埋伏的军队,全身而退欲逃,但于事无补,三架战机现场被揍得点燃起來,半空中炸得破碎。剩余的一架战机也弹痕累累,宛如散兵游勇。狼狈不堪地逃往西贡报丧来到。

标签:诱歼美机追记


欢迎 发表评论: